武汉市医保定点医院  湖北省、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医院  中外合资眼科医疗集团  武汉市残联指定“白内障 低视力康复基地

我在艾格眼科的全飞秒smile手术亲身体验

来源:武汉艾格眼科医院

先自我介绍下,坐标武汉,刚毕业的一个金融行业菜鸟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入了魔,总想着去做个近视手术问题。陆陆续续咨询过身边好几个朋友,看过几篇知乎回答,感觉大家的手术结果都不错,无形中给我增加了信心,埋下了种子。全飞秒手术,就是在角膜上开一个很小的弧度,像一个微笑,所以叫smile,原理跟准分子激光还是差不多的,都是切削角膜。

术前:

两个月前,我的眼镜框突然断裂了。放佛是冥冥之中老天给我的暗示,我很激动,也不想去配眼镜,就请假一大早冲去了家附近的艾格眼科,做了一次全面的眼科检查。那是个周末,医院人爆满,令我惊讶的是,排队做激光手术的,做术前检查的,术后检查的人特别多。本以为近视手术还是偏小众的,毕竟有未知的有风险。满屋子的年轻姑娘,中年大叔,成熟少妇,都是淡定自若的样子,再看看我,探头探脑,东张西望,逢人就问:”你要做手术呀?你怕不怕啊?效果怎么样啊?“很多人专门从外地赶来武汉做手术,当天检查,第二天就手术呢。就这么慢慢聊着天,排着队做完了检查,已经到了下午。这里简单列出一些检查项目供参考:裸眼视力,矫正视力,眼压,角膜厚度,曲率,角膜地形图,眼底检查等等。医生说我的满足做手术的条件,效果应该会比较理想。我很高兴又很犹豫,到底做不做呢?术前谈话的医生告诉我,他也准备下个月做全飞秒手术。这无疑给我一剂强心针,医生自己都做,我怕什么!先预约一下手术好了,由于要去趟德国出差,我预约了一个月后手术,检查结果三个月内有效,还有一个月可以犹豫(本人天秤座)。我决定还是回国再说吧。

在德国出差的时候,正好又咨询了刚做近视手术的几个德国同事,他们也表示结果很不错。毕竟严谨的德国同事都愿意接受这样的手术,而且手术的机器是德国蔡司的,应该没什么问题了。这更加令我心动,恨不得赶紧甩掉这幅已经奄奄一息的眼镜(因为计划做手术,镜框断了没有去配新的,而是用很丑的透明胶缠起来了)。回国后,我急忙联系我的主刀医生尹禾主任,发现他由于要出差停诊一周,我已经等不及了,就把手术改在他出差前一天。

其实这个时候,我自己还没完全想好到底要不要做手术,我也一直不敢跟父母说,害怕遭到坚决抵制。但是纸包不住火,他们总会知道,手术前一晚,我还是打了个电话先试探试探。“不行,你戴眼镜好看,不要做手术!”“万一瞎掉怎么办?”“老了怎么办?”“不好不好,你戴眼镜蛮可爱的,不要折腾了。”虽然早就料到了他们会是这个反应,我还是绞尽脑汁想说服他们,发送各种知乎文章,举各种成功案例,摆出德国同事等等,均是负隅顽抗…最后爸爸也没办法了,他叹了口气:“爸妈好不容易把你培养这么大,真的不敢承受这么大的风险。你实在这么想做就去吧,但是你记住,一意孤行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我不由得浑身一震,一意孤行的代价,到底会是什么?我真的能承担吗?我心一沉,后背一阵凉意,也不想再挣扎下去,便表明我决定放弃手术,然后各种保证,爸妈才半信半疑挂了电话。

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(假的)。那种莫名的冲动和对摘掉眼镜的憧憬,还是牢牢控制着我,无法摆脱。这就是我的固执和一根筋吧,我又看起了好大夫上面的各种病例评价,总结下来就是一句话:“这就是个小手术,轻而易举,受益无穷,后悔没早做。”摆了摆乱哄哄的脑袋,我横下心来决定,明天去做手术!

术中:

发现我真的好啰嗦,讲了大半天才入正题。这天我居然没有起早赶去艾格眼科,磨叽到了中午,离约定的手术时间还有半小时。在反反复复,犹犹豫豫,脑海中跟自己大战了三百回合之后,想找个硬币抛一抛,尴尬发现自己没带一分钱(都在支付宝里),我忽然不想去去思考任何事情,直接就走入了手术准备室。

护士问:“眼药水点了吗?”“没有。”因为之前反复挣扎,眼药水也没顾得上点。护士很着急,找了一只眼药水,让我一直点。我一下子慌了,本以为这眼药水可有可无,看样子还是很重要的。顿时整个人战战兢兢,不过内心又有点小兴奋。“大家坐好,要做注视训练了,手术中眼球可不能乱动哦。”我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前方。前面进去的病友,很快都出来了,居然就轮到我了。护士把我推进手术室,我一眼就看到个大白机器,有点慌。脱了鞋,我爬上了手术台,头顶上就是大圆顶,像做CT一样。

医生给我的眼皮上了个罩子,不让眼睛乱眨,左右眼各点了麻醉。“待会了一直盯着绿点看,眼睛不要乱动,听我的话,不要害怕。”医生拿了一块面罩放我脸上,只露出右眼,挡上了左眼,“我们先做右眼,很快的,放轻松。”头顶上的机器缓缓下降,逼近我的脸,停下了,一只摄像头一般的东西探出。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了,有种想从手术台上一跃而起的冲动,就像诈尸那样。“Section on”,一个冰冷又标准的女声从机器中传出,这下子来真的了。’探头‘越来越近,停在我的右眼上方,我睁大眼眶盯着它,一个绿色的光点出现了,我更是一动不动,盯死它,绿点出现了十几秒,还缓缓移动了一点,我的聚焦就跟着它动,“这玩意是不是在切我的角膜?”我心想,然后绿点消失,变成一片白茫茫。“再坚持十五秒,眼球不要动。”医生指导着,我努力跟着做,但是眼睛盯久了酸,控制不住地想要眨,眼皮上的罩子撑着,我感觉我的眼睛抖动了几下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。“好了,开始分离。”探头缩回去了,医生在我眼球上刮着,应该是在把切削的角膜组织从眼睛里分离出来。不一会,医生用面罩盖上了右眼,开始手术。同样一句“Section on”,盯20几秒,就结束了。分离左眼的时候,医生很连贯,一下子就做好了。“很好,结束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这就结束了,手术台缓缓移动,把我推出来。“可以睁眼了,”护士扶着我,”今天是雾里看花,雾蒙蒙的,明天就会好了。“我忐忑地睁开了双眼,太好了,没瞎!虽说雾里看花,确是明显清楚了很多。10分钟前,摘了眼镜,我还是个睁眼瞎,现在我感觉自己是个千里眼!其实做完的真实视力应该只有0.6左右,但是这对比感真的太强烈了。我心里一阵激动,连声谢过医生之后,走出了手术室。

听完护士指导用药和注意事项,我就回家了。本以为可以带一个酷酷的墨镜,护士说用不着,今天是阴天。真是,连个耍帅的机会都不给我!以前看X战警的时候,有一个异能者的眼睛会放射激光,只能戴着墨镜上课,简直酷毙了,我做梦都想拥有这个特异功能,整日装X带个墨镜,然后别人一碰我墨镜,就被我的激光闪瞎了,哈哈哈哈。可是现实却是,我半眯着眼,眼睛红红,像个小熊瞎子,摸摸索索坐的士回家了。

术后:

当天下午,麻药劲一过,眼睛开始酸痛了,有点灼灼的感觉,睁不开,一个劲地流眼泪,一个词形容我就是,“涕泗横流”。躺在床上,我看着天花板的灯,真的是能看见了,清楚和雾蒙蒙的感觉,这时并不矛盾,对于一个带惯了500度眼镜的人来说,真让人激动。我闭上眼睛,心里喜滋滋的,对自己的变化感到兴奋和满足,心里幻想着以后种种爽翻天的日子,慢慢睡着了。醒来是晚上了,眼睛也不酸痛了,看的仿佛更清楚了一点,但是眼前仍是罩了一层薄雾。按照护士说的,每三个小时点一次眼药水,我设了好几个闹钟,严格遵守,难得这么听话。晚上9点,我就早早入睡。因为不能俯卧,怕眼部受压,只能仰卧,可我平时都是侧俯卧,很随意,要这么端端正正地躺在床上,可真难受死我了。一夜僵硬中,我勉强算是睡着了。

床帘外已经满是阳光了,屋子里也渐渐明亮起来。“唔…”我意识逐渐清醒,睁开眼的一瞬间,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一样。但是下一秒我就想起来,我已经不再近视了!现在是真真切切看的清楚了,跟昨天那样的雾里看花完全不一样,我一会看着天花板的灯,一会看着挂在衣架上的那件银色长裙,真的是纤毫毕现。我心里又是美滋滋的。闭上右眼,用左眼看着银色裙子,真的像个透明玻璃片那么清晰(奇怪的比喻),裙子银色的褶子很锋利,有点小褶皱,还有前几日留下的油斑,都是一清二楚。

第二天,我去医院复查,同样是人满为患,先排队测了视力,两只眼都是1.0。就是看远处的大字很清晰,但是看手机里面的字会有点点晕,不是很清楚。尹禾主任说这是正常的,慢慢恢复视力会越来越好。果不其然,第三天看远看近都没问题了。

到了周一,该上班了。早晨我认真用湿毛巾擦了脸,毕竟术后一周眼睛不能进水,我好久没洗脸了。我仔细端详镜子里的自己,太清晰了真有点不适应。一进办公室,同事们纷纷围过来,都问我手术的情况。“你这样,眼睛亮了很多啊,水汪汪的。”同事的这句夸奖,让我感觉做这个手术真是值了!

总结:

现在做完手术已经一个多月了,只想说一句就是:不戴眼镜的感觉真是太好了!说实话,手术前真的各种担心,怕不安全,怕效果差,但最终还是说服自己勇敢尝试了一把。回头看,真的很感激自己的决定,才换来现在清晰的视力。哈哈。在这里也要特别感觉我的主刀医生尹禾主任,真的特别负责,手术中内心很害怕,他一直耐心安慰我让我放松,为您点个赞!







推荐专家 更多专家>>
最新活动

我院门诊导诊台

武汉艾格眼科医院

院址:武汉市江岸区发展大道403号(竹叶山三村)
地铁:地铁6号线(唐家墩站B出口)
地铁:地铁8号线(竹叶山站)
电话:027-82822838